首頁 > 圖書產品 > 圖書詳情

生命之種 : 從亞里士多德到達?芬奇,從鯊魚牙齒到青蛙短褲,寶寶到底從哪里來?

[美] 愛德華·多尼克   繪:   譯:王雪怡, 李小龍  

  • 開本:32
  • 頁數:248
  • 出版時間:2019-11
  • 書號:9787544494656
  • 定價:52.00
  • 叢書:
  • 品牌:
京東 當當
內容簡介

17世紀末,風云激蕩、群星璀璨。探險家們已經環游了地球,繪制出了天空的圖案??茖W家們已經計算出了地球的重量,追蹤到了彗星的軌跡,也揭開了銀河系的秘密。但在現代黎明綻放之際,這樣一個從飽學之士到目不識丁者都渴望一探究竟的奧秘卻仍未解開:生命從何源起,人類的寶寶到底從哪里來?

早在文藝復興時期,“多才多藝”的達·芬奇已系統地解剖了人體,并繪制出大量人體解剖圖,但他因為潔癖而止步于性的秘密,這些珍貴手稿也沉寂了近300年。此后,解剖成了科學家觀察人體的常用手段。令人驚訝的是,直到近代,仍沒有人知道確切答案。每個人都同意基本原則:男人和女人有過性接觸后,有時會生出一個孩子。但除此之外,并沒有突破性的進展。

1651年,英國皇家醫生哈維提出“萬物都來自卵”,第一個轉折點出現了。此后,來自6個國家的科學家摩拳擦掌,向著榮耀進發,投入一場尋找生命起源的偵探游戲?,F在看來,答案如此顯而易見,甚至難不倒一個小學生;但是在兩個半世紀(1650—1900)的時間里,受根深蒂固的性別偏見影響,又囿于自身的宗教信仰和主觀判斷,無數天才雖然曾經無限接近真相,但卻“成功”地繞過了關鍵線索,得出令人啼笑皆非的錯誤結論,給出誤導性的信息,致使探索的過程充滿了迂回、停滯,乃至倒退。幸運的是,在紛繁蕪雜的線索中,有用的信息最終保留了下來并成為新的研究切入點,火炬一棒一棒傳下去,真相逐漸浮現。1875年,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一個海邊的實驗室里,謎題終于由赫特維希解開:父母雙方對于生命的誕生有著同等的貢獻,精細胞和卵細胞結合成為全新的單一細胞,之后這個新的細胞開始分裂、生長,新生命呼之欲出。

愛德華?多尼克以詼諧的筆觸和高超的敘事技巧,讓天才科學家們走下神壇,變成一群漏洞百出、行為怪誕的普通人,其中包括:一名意大利外科醫生,通過鯊魚解剖來證實女性生殖器并非“劣等的”男性生殖器;一位天主教神父,設計出精巧的短褲來證明青蛙卵需要接觸精液才能受精,等等。這是一部令人振奮的科學史,讓我們在捧腹大笑之余對那些“在森林深處找到通行之路”的科學先驅由衷地產生敬佩之情。

目 錄

第一部分 窺視體內

第一章 向榮耀進發

第二章 隱藏在深夜中

第三章 吞石子 飲露水

第四章 及時啟航

第五章 “不憚辛勞不憚煩”

第六章 A門還是B門

第二部分 尋卵之旅

第七章 失蹤:宇宙一個(懸賞)

第八章 鯊魚牙齒和牛卵

第九章 終于發現卵

第十章 一滴水一世界

第十一章 “精液中的動物“

第三部分 俄羅斯套娃

第十二章 套娃中的套娃

第十三章 微縮圖里的上帝訊息

第十四章 麻煩之海

第十五章 戈德利曼的生兔婦女

第十六章 “一切歸于碎片,一切失去關聯”

第十七章 自我修建的大教堂

第十八章 花瓶的輪廓

第四部分 機械論倒塌,新理論出現

第十九章 穿絲褲的青蛙

第二十章 一滴毒液

第二十一章 世紀熱潮

第二十二章 “我看到那只生物混濁、昏黃的眼睛睜開了”

第二十三章 斯芬克斯之鼻

第二十四章 “游戲進行中”

第二十五章 捕捉!

致謝

注釋

參考文獻

瀏覽全部
編輯推薦

【探索全人類共同關心的問題: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往哪里去?】

人類永遠在思考的問題,就是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往哪里去。這本書介紹的就是人類在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的時代,對于這個問題的探索,從亞里斯多德到孟德爾,再到現代基因工程,我們都是在探索一個問題,生命的奧秘,永不停歇。而本書闡述的就是現代科學開始出現之后,人類對“生命從何而來”這一問題蜿蜒曲折的探索之路。

【以推理小說的寫法展現科學史,引人入勝】

本書采用推理小說的手法,以恰到好處的插敘制造“懸疑”和緊張的氛圍,在關鍵節點留下“證據”和“線索”,讓讀者也參與到推理中,牢牢抓住讀者的注意力,讓人恨不得一口氣讀完全書。

【詼諧幽默,生動有趣,閱讀零門檻】

作者愛德華·多尼克不僅是曾獲“愛倫?坡zuijia犯罪實錄獎”的優秀推理作家,還握有麻省理工學院的數學碩士學位,可謂不折不扣的雙料行家。因為對自然科學有著深刻獨到的見解,多尼克在寫作時能夠得心應手地梳理龐雜的資料,能夠深入淺出地解讀復雜的科學知識,加上有條不紊的“排兵布陣”、令人捧腹的趣聞逸事和幽默的筆法,他讓科學家們走下神壇,成為歷史舞臺上性格鮮明的演員,共同登場為所有觀眾表演一出精彩絕倫的科學爭鳴大戲。

瀏覽全部
前 言

引 子

17 世紀30 年代早期的英格蘭

在未來的幾個世紀里,這些大片大片的田地和樹林將縮小成偌大城市中的一塊塊小小的綠色。倫敦本地人和游客會在這里喂鴨子、天鵝,并擺出各種姿勢拍一些好笑的照片。但是今天,這里沒有人群,沒有游客,沒有外部世界充斥的嘈雜聲。我們身處英國皇家公園,這里是國王查理一世的財產。此刻,國王和他的皇家醫師威廉·哈維(William Harvey)正在獵鹿。這個時節正是動物交配的季節。這時候,哈維和國王都還沒聽說過“密室謎團”,即在不可能的犯罪環境中發現一具尸體。也許是在反鎖的書房里發現一名死者,背后插著刀。誰也沒有想過這樣的事。然而,他們馬上就要看到了。哈維是個小個子男人,頭發烏黑,目光深邃凌厲。他野心勃勃又急于求成,一位朋友形容他是出了名的“性急”,渾身散發緊繃之感。他注定要遨游于醫學的萬神殿中,他證明了心臟是一個泵,通過錯綜復雜的動脈與靜脈網絡輸送血液完成全身循環。

查理身材修長,相貌英俊,面容莊重,堅信上帝造人時將他凌駕于其他凡人之上,并且“國王永遠不會犯錯”。他命中注定要死于人民之手,一個戴面具的劊子手將他的頭砍下來,抓著頭發高高拎起,見此情景,人群中爆發出歡欣的吶喊聲與震驚的嘆息聲,此起彼伏。

* * *

1628 年,即狩獵遠足的幾年前,哈維已經出版了關于心臟的著述。然而,全世界都在譴責他。哈維抱怨說:“所有平頭老百姓都認為我神經錯亂,所有內科醫生都反對我的觀點?!睂τ诤脛傩臉O強的哈維來說,這種蔑視帶來的更多是鼓舞,而不是打擊。哈維終其一生都是個堅定的“眼見為實”者。讓別人喋喋不休去吧!

千百年來,心臟一直被認為是靈魂的所在地,是情感和思想的家園,這是人類高于其他生物的表現。(我們今天還在使用一些包含“心”的習語,例如,一顆“善良的心”或“冷漠的心”,或是“用心學習”的說法,足見往昔信仰之根深蒂固。)心之于身體,猶如太陽之于天空、獅子之于叢林。不過現在,哈維已經證明這個所謂神圣的器官實際上就是一個潮濕黏滑的機器。

全世界將接受哈維的觀點,盡管要再等上二十多年的時間。最終,他會廣受仰慕。一位五體投地的追隨者將用詩句贊美哈維的成就:“你的觀察之眼率先將心之藝術發現/ 如齒輪,如鐘表機械?!痹谒銍醮颢C的1628 年,名譽尚未到來。迎接他的是攻擊而非贊美。即便醫學界尚未跟上他的腳步,但他對自己的成就心知肚明。隨著心臟之謎的解開,哈維開始將注意力轉向最大的謎題。從人類早期起,男人和女人都想知道新生命是怎樣降臨世間的。性行為何以帶來嬰兒?哈維立志要弄個明白。他將清清楚楚地了解到交配如何創造出生命。

盡管人類才是研究的終極目標,但出于實操性考慮,他將從鹿的研究入手。國王是個狂熱的騎手與獵人,正如哈維欣然指出的,他“為了娛樂和健康,幾乎每周都要打獵”。哈維成功地將國王爭取為自己的盟友。

國王的獵手殺死了一頭母鹿。作為這個時代最著名的解剖學家(也是最后一個依靠肉眼做觀察的偉大解剖學家之一),哈維連忙趕上前去?,F在他將向國王展示懷孕和孕育的秘密,國王“非常享受這類奇事”。他們要一起端詳鹿胚胎的最早期形態。他們將看到以前任何人從未見過的東西?_ 一個小小的、圓圓的、閃閃發光的球狀物,就像一個沒有殼的蛋。

哈維揮刀刺入母鹿的肚子,把它剖開。一股蒸氣沖出溫熱的軀體,在冰冷的空氣中升騰。哈維凝視著母鹿的子宮,起初的熱切繼而變為困惑。國王隔著醫生的肩膀張望。他們……什么也沒看到!沒有精液,沒有胚胎,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區分這頭母鹿和其他母鹿,盡管哈維和所有的獵手都十分確信這頭母鹿已經懷孕。哈維招呼國王靠近一點,并指出“它的子宮里根本沒有精液”。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哈維一遍又一遍地重復這個過程,卻總是得到相同的結果。盡管進行了最仔細的研究,但他從未在這些剛交配的母鹿體內看到任何精液;他從未看到一星半點可以反映母鹿對懷孕所做貢獻的痕跡;他從未看到鹿的卵巢發生任何變化;他從未看到任何胚胎的跡象。

是不是哈維、國王和獵手都自欺欺人了?也許他們一直在精心研究那些根本沒有交配的鹿。

哈維設計了一個實驗。這一次,他要等到繁殖季節末期,那時候他研究到的毫無疑問都是已經懷孕的母鹿。他將抓捕一群母鹿,隨機挑出一些進行解剖觀察,其余則不做干預。(這是另一項突破:哈維是最早使用“控制變量組”的實驗者之一,甚至有人認為他就是第一人。)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因為無論哈維在隨機選擇剖開的鹿體內看到了什么,他大概都會去了解是否也能在活體鹿體內窺視到什么。在國王的允許下,哈維圈起十幾頭母鹿,以便追蹤記錄。他隨機挑選幾只來解剖,結果一如往常,什么也沒找到?,F在他等待著并觀察著剩下的母鹿。按照慣常的時間,它們產下了小鹿。這完全說不通。毫無疑問,雄性會產生精液。人人都知道它的模樣。那是一種真實的、生理的、司空見慣的物質。人人都知道精液對懷孕必不可少??蔀槭裁串斝坌允勾菩允茉袝r,精液就消失了呢?精液去了哪里?胚胎又在哪里?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一奇怪信息的傳遞者居然是一心求真的威廉·哈維,再沒有比他更穩重的人了。曾經,哈維用他那革命性的心臟圖景無可辯駁地證明,他可以用自然主義的樸實術語解釋身體的運作。然而現在,哈維親自宣告了常識的死亡!皇家獵場看守人感到憤怒,更不相信哈維的發現,也加入爭論中?!八麄償喽ㄊ俏蚁日`導了自己,然后又把國王引入歧途,但這絕不可能?!惫S咆哮道。母鹿懷孕了。沒有任何物證。這幾乎不可能。但事實確實如此。

瀏覽全部
作者簡介

精彩書摘

第十一章 “精液中的動物”

1677年一個秋日的夜晚,列文虎克和妻子正在做愛。他“高潮射精后不足幾秒便立刻”跳起身來,帶著精液樣本直奔自己的顯微鏡。在顯微鏡下列文虎克看到“數以千計沙粒般大小的活體微型動物正在游動”。他并沒有告知英國皇家學會他的妻子對這項驚人發現做何感想。

這次發現最終會成為科學史上的里程碑。一向高調發布研究成果的列文虎克,這次卻選擇低調行事。他提醒皇家學會這是他們的授意,而非他自己的本意。他還很反常地專門指出,這次實驗樣本是通過“正常夫妻性交”而非“不道德的自慰”獲得的。他甚至不嫌麻煩地設法將信件翻譯成拉丁文,或許是為了回避敏感的讀者。除了這些預防措施,列文虎克在信中寫道,他承認自己的觀察可能會讓人感到“惡心或傷風敗俗”。他讓皇家學會全權決定是公布還是銷毀這次研究結果。

多年前的那個夜晚,列文虎克跳下床后的發現并沒有錯誤。顯微鏡下,那些微小的生物“長著比自己身體長五六倍的細尾巴”。它們蜿蜒前行,“靠尾巴的擺動來推進,就像是蛇或鱔魚在水中游”,仿佛在向某個重要的目的地沖刺。

列文虎克觀察到的景象的確無誤,但是他誤解了觀察結果。歷史學家稱列文虎克是觀察到精細胞的第一人,事實上這并不完全正確。列文虎克確實看到精液中有微小的“鱔魚”游動,但他并沒有意識到這與人類的繁衍有何關系。相反,他以為自己發現了碰巧生活在精液中的微型動物。畢竟,成群結隊的微觀生物似乎無處不在?_水滴、樹的汁液、牙齒、趾間都有。精液中為什么不能有?六年間,列文虎克一直堅持這個觀點。正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堅稱自己找到的是印度,列文虎克也深深地誤解了自己的發現。同樣,正如哥倫布用“印第安人”的稱謂錯誤地命名了新大陸,列文虎克也將精細胞錯稱為“小動物”。

當時,大多數科學家贊同他的觀點。更奇怪的是,在列文虎克本人都改變想法之后的很長時間,這些科學家還堅持認為精細胞是一些與性或生殖毫無關系的微型動物。在列文虎克第一次觀察到精細胞150 年后的19 世紀,動物論依舊是普遍觀點。生物學刊物中的插圖會精心繪制精細胞,并熟練地為其標注嘴、膀胱和其他器官,或者像對比不同的微型動物一般將精細胞和絳蟲并列排放。

1830 年,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Lancet )將精蟲歸類為腸道蠕蟲?!熬褐谐D馨l現微型生物,顯然,這里是它們天然的寄居地,”《柳葉刀》解釋道,“它們對人體無害,毫無疑問起到了某種未知的重要作用?!鄙踔痢熬x”一詞都反映出這種存在已久的錯誤。該詞于1827 年由一位科學家創造出來,他認為精細胞是尾蚴屬的蟲形生物?!熬x”(spermatozoa)意為“精液中的動物”。

一些科學家對列文虎克的發現持另一種誤解。他們認為精細胞不是小動物,而是攪拌棒!這種觀點同樣延續到了19 世紀。在他們看來,精液很重要,精細胞則不然,后者只是為了防止精液凝固。在生物學家眼中,與持續流動的血液相比,精液只是待在那兒,坐等派上用場的一天。他們將二者之間的差別視作奔騰的河流與凝滯的池塘。所以列文虎克發現的那些扭來扭去、游動不停的微型動物不過是些會動的“攪拌棒”,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這些都是巨大的失誤??茖W家本已掌握了解開嬰兒之謎的重要線索,卻白白浪費了它。好比偵探撿起一把冒煙的槍,不僅沒能辨認出是什么,甚至還望著槍口冒出的煙喃喃自語:“好奇怪的一只茶壺!”然后把槍放到一邊。

* * *

為什么所有人都錯得如此離譜?部分原因是列文虎克和同時代的人還沒有找到與這個發現相對應的術語。如今,我們認為細胞是生命的基礎。細胞之于生物就如原子之于化學,每本生物書的第一頁都指出所有生命有機體由細胞構成。我們談論精細胞和卵細胞,就像談論生活中常見的綠樹和小鳥一樣自然。但是細胞理論在19 世紀早期才形成,比列文虎克要晚一個世紀。(我有時會在行文中提到“精細胞”,這個術語幾乎不可避免,但這實際上是不合時宜的。)

17 和18 世紀,每當科學家發現任何小型的、活動的東西,他們都會想當然地認為是某種小蟲或蠕蟲。所以當列文虎克通過顯微鏡觀察精液,看到這些“微型動物”既不像隨水流漂走的樹枝,也不像飄搖浮動的海草,而是按照一定方向游動時,他便立即將其歸為動物。不然還能是什么呢?(如果先發現的是卵子,可能不會導致這樣的方向性錯誤。在早期科學家的印象中,卵子就是不會移動的、平靜的、休眠的。精細胞帶著長長的尾巴,數量龐大,讓人聯想起騷動、混亂、活躍,簡而言之,聯想到生命體。)

即使如此,將睪丸類比作池塘、將精蟲類比作蝌蚪是有問題的。最大的謎題說來簡單:如果它們是動物,那么它們從何而來?它們來到了一個最不適合生存的地方安家落戶(“位置偏僻、潮濕陰冷、視野狹窄”),而且它們不可能是隨風飄來或搭著食物的順風車抵達這里的。這些闖入者究竟是誰?最終,這將成為至關重要的問題。然而此時,它被擱置一邊,另有亟待解決的工作,例如弄明白是否所有雄性動物身上及其在生命各個階段都存在這種“微型動物”。

* * *

列文虎克堅信自己在精液中發現了比微小的、游動的生物更重要的東西。盡管這一觀察實際上完全被誤解了,但使他對生殖的奧秘充滿了“好奇”,而他觀察到那些“微型動物”才是真正劃時代的突破,雖然他當時并沒有產生這樣的想法。列文虎克報告說,在精液中?_而非在游動的微型動物體內?_他看到了“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血管”。他在1677 年11 月告訴皇家學會:“毫無疑問,它們是神經、動脈和靜脈?!?/span>

列文虎克確信自己有了一個巨大的發現,幾個月后,他在給英國皇家學會的另一封信中又回到了同一個主題。他提出,他所看到的“神經”和“血管”以某種方式造就了發育胚胎之中的所有部分?!靶纬商旱闹挥心行跃?,而女性的一切貢獻不過是接受精液并供養它?!?/span>

這是匪夷所思的,原因如下:一方面,列文虎克原本已經有了一項重大發現,他卻未予理會;另一方面,激發他求知欲的“血管”實際上并不存在,沒人知道這位杰出的觀察者到底看到了什么。最后,列文虎克憑空斷言,精液對受孕至關重要,而卵子則毫無作用。他輕蔑地否定了卵子的作用,但是沒有提供任何論據來支持自己的說法。

皇家學會秘書、醫生兼植物學家尼希米·格魯(Nehemiah Grew)并不買賬。他向列文虎克發去一封挑戰信:“我們的哈維和你們的德·格拉夫”——著名的英國人和成功的荷蘭人——描述的是截然不同的受孕情景。格魯提醒列文虎克,那些知名科學家幾乎完全專注于研究卵子的作用。在他們看來,精液明顯扮演了次要角色,它僅僅開啟了卵子的發育進程,且喚醒卵子的方式極為輕快、空靈。精液并沒有實際接觸到卵子,格魯寫道,只是在一定的距離內用“特定的氣息”將其喚醒。這種溫柔的空氣之吻的畫面,怎么可能契合列文虎克描述的神經和動脈纏結、游動的鰻魚互相賽跑的混亂場景?

每當受到挑戰,列文虎克就會暴跳如雷,這次他同樣發出了猛烈的抨擊。他告訴皇家學會,聽說有位作者引用了70 位科學家的話,這些人都與哈維及德·格拉夫觀點一致。那又如何?即便“有70×70 個人”眾口一詞,他仍然“堅持認為他們每個人都錯了”。

但列文虎克不是只會表現得氣急敗壞。在格魯的刺激下,他仔細研究了德·格拉夫和哈維關于懷孕的描述。通過這種迂回的方式,他終于認識到七年前在自己精液中游泳的“小動物”的重要性。列文虎克在1684 年12 月31 日做了一個重要的實驗。當天早上8 點和下午2 點,他觀察了一條公狗與一條發情的母狗交配。然后,他殺死了這條母狗(用錐子刺入脊柱),并將其解剖。他用肉眼看不到任何精液的痕跡。到目前為止,情況與哈維和德·格拉夫說的并無出入。(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找不到精液是有道理的。精液幾乎不可能被看到,因為它會分散在剛剖開的濕漉漉的動物身體中。)現在列文虎克要用顯微鏡觀察。哈維和德·格拉夫都沒有做過這樣的事。他得意揚揚地寫道:“我非常滿意地發現了大量活的微型動物,也就是公狗的精液?!毙游锏臄盗咳绱酥?,“據我估計,數以億計都不在話下”。

列文虎克早先就曾宣布他設想的真實懷孕過程。當時他還沒有證據?,F在他覺得已經非常清楚地證明了自己的觀點,只有“頑固不化的人”才會否認這一點。重點不是他剖開了那條狗,狗只是一個路標,向人們展示通向真理的道路?!叭瞬皇窃醋月?,而是源自男性精液中的微型動物?!?/span>

一開始,列文虎克就堅信精液扮演的角色最重要,且從未動搖。新的情況是,列文虎克轉移了焦點?,F在他不再提及神秘的“血管”和“神經”,他曾認為這些才是解開生育之謎的關鍵所在。相反,他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在精液中數以億計的微小的、游動的“小動物”上。你看到了嗎?看那兒!生命的秘密就隱藏在那些用顯微鏡才能看到的、蠕動的身體里。

鑒于“微型動物”現在成了主角,列文虎克便讓劇中的其他角色退場了。不管哈維和德·格拉夫如何堅持,卵子在受孕的故事中仍然沒有位置。在列文虎克的描述中,男性把這些微型動物交給女性,它們會鉆入子宮,并在其中得到滋養。

列文虎克的觀點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男性精液和樹的種子之間的古老類比。他解釋說,就像蘋果的種子能夠長成蘋果樹,這些微型動物將長成動物。這個類比源自很深的誤解。植物的種子是胚胎,已完成受精的過程,而不是雄性的性細胞。但直到大約1700 年,科學家才開始梳理復雜的“植物的性”。(人人都知道植物是從種子中生長出來的,但沒有人知道這些種子是從哪里來的。)列文虎克還匆匆略過了其他疑難點。他草率地宣稱是微型動物形成了胚胎,卻沒有解釋這種情況是如何發生的。他也沒有解釋為什么男人在一個精子就足夠的情況下,卻要產生數百萬個精細胞。

相反,他把精力用在抨擊對手上。他們聲稱卵子是從卵巢進入子宮的。列文虎克要求知道這是如何發生的。難道要我們相信,“卵是從卵巢里”被松軟的輸卵管“吸出”,就像水手被某種長觸手的海怪從奧德修斯之船的甲板上擄走一樣?更滑稽的是, 德· 格拉夫假定卵子很大( 正如我們所知,德·格拉夫混淆了卵泡和其中小得多的卵子),而它們據說要通過的輸卵管卻很細。那是怎么實現的?如果卵子在懷孕這件事上起著關鍵作用,那為什么列文虎克用顯微鏡觀察母狗時沒有看到它們?畢竟,他發現了小得多的精細胞。1684 年12 月和來年1 月,列文虎克觀察了剛剛交配過的母狗的輸卵管。除了一些肯定不是卵子的“球狀物”,他什么也沒看到?!暗灿幸粋€不及沙粒百分之一大的顆粒,雖然我估計不可能,但即使有,我也應該已經找到了?!?/span>

他為什么沒有找到,這真是個謎。列文虎克的誠實是毋庸置疑的。不管是僥幸還是不幸,他本可能看到的卵子不知怎么就逃過了他的眼睛。也許他在觀察過程中無意識地將其忽略了。列文虎克向來不善于發表得體的言論,他譴責卵子理論為“胡亂拼湊”“異想天開”和“完全錯誤”。他研究過“所謂的卵巢”,他可以宣布,本應包含其中的“所謂的卵”是不存在的。列文虎克就這樣下了定論,并用盡余生為之辯護。

不僅如此,他還在1685 年告訴英國皇家學會,他可能看到了某種東西,可以揭開懷孕的神秘面紗?!拔矣袝r會想象,觀察雄性種子中的微型動物時,也許我可以指出,它的頭在那兒,肩膀在那兒,臀部在那兒?!绷形幕⒖伺υ谌祟惛兄臉O限下找出微小的細節,他是真誠的,卻判斷錯了。

他隨即補充道,他還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這奇異的景象?!巴耆珶o法對此做出確切的判斷,因此,我不會肯定地說這就是事實,但我希望在某個時候,我們能有幸遇到一種雄性‘種子’很大的動物,大到我們能從中辨認出它所屬的生物的形象?!?/span>

他繼續尋找。15 年后,在1700 年的圣誕節,他寫信給英國皇家學會,描述了他在公羊精液中看到的微型生物。他承認,“這種微型動物的內部形態并不像一只羊羔,然而,它們在子宮里獲取營養之后,就能在短時間由內部形成羊羔的形狀”。

列文虎克進一步強調,可以肯定動物的雛形一定隱藏在精細胞內。這是一個邏輯問題。如果一棵樹的枝條本身不存在于種子中,它怎么可能抽枝發芽呢?事物不可能無中生有。

他發誓要更努力地去觀察。

瀏覽全部
精彩書摘
書 評

相關推薦

  • 疫路心防——用溫暖照亮前方

    疫路心防——用溫暖照亮前方

  • 小心! 病毒入侵

    小心! 病毒入侵

  • 特色點心制作技藝

    特色點心制作技藝

  • 人工智能 高中版

    人工智能 高中版

  • 《考工記》名物匯證

    《考工記》名物匯證

友情鏈接: 易文網  

聯系我們 images/jiantou.png

版權所有:上海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

網站備案號 滬ICP備17045211號

 掃碼關注微信

images/QR_code.png
梦幻西游不累的赚钱方式 快乐10分怎么玩 查看贵州快三走势图 英国金融时报股票指数 安徽11选5最大遗漏 股票颜色表示什么意思 北京快3形态一定牛 广西快乐十分盘南宁 大乐透2020年新规则 双色球投注载止时间 福彩3d黄大仙com